台北 Tender

關於部落格
善待自己、感受生活、細讀值得注視的我城……
@讀書寫字小館
  • 484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年情緣 飲水思源 官田‧八田與一紀念園區

八田與一於1910年來到台灣,他是日本石川縣人,從東京帝大剛畢業就選擇台灣為出路;當時的日本亟欲開發這塊殖民地來顯揚國威,也因此號召了許多一流人才來台工作。擔任「台灣總督府土木部技手」的八田與一視察過台灣許多地區,參與台南上水道、桃園埤圳工程,然後提出了嘉南平原灌溉工程計劃。1917年八田與一返鄉結婚,總督府隨後也決定開始著手工程。
 
31歲的八田技師帶著新婚妻子回到台北,積極推展嘉南平原灌溉計畫。身為農家子弟,眼見嘉南平原的農民耕種「看天田」而無法脫離貧困,他認為沒有比怎樣耕作都不能收穫更慘的事,然而這個全台灣最大的平原地帶,需要灌溉的面積是15萬甲,相當於日本香川縣這麼大,所需的堰堤規模別說日本,連亞洲都沒有。
 
一個年輕的技師,要如何在天氣炎熱還瘧疾盛行的異鄉,四顧茫然之下毅然投入史無前例的工作?現在再看那些從1918年展開的調查測量工作、設計案、預算案、官田溪埤圳、烏山頭隧道工程的史料,真會覺得堅持下來的八田技師是台灣的貴人。而對日本人來說,八田的故事也同樣溫暖,因為在引發世界大戰的罪責感裡,仍然能找到公義和奉獻的光明面。
 
八田與一與嘉南大圳
 
有「珊瑚潭」美稱的烏山頭水庫風景秀麗,多年來一直是觀光勝地,很多人不知道這潭面呈珊瑚樹形的奇景其實是個人工蓄水池——大壩幾乎和自然景觀融為一體。這是因為八田與一設計時將氣候與地理環境一併考量,採用「半水力填築式工法」:與一般水庫以水泥為主要建材不同,除了壩體中心使用少量水泥,大多就地取材採用鵝卵石、沙礫、細沙和台南特有的黏土層來建構水壩,壩體完成後在表面只見土石,而且結構有彈性能夠抗震。時至今日,原本預期能使用50年的水庫在80年之後依然在蓄水灌溉,而且是將生態破壞降至最低的環保水庫。
 
烏山頭水庫後來成了八田與一夫婦的埋骨之所,然而它只是嘉南大圳的一部分。1920年動工的工程並非只有蓄水,還必須把水由濁水溪、官田溪蓄水池送到嘉南土地,網狀的給水路總長將近一萬公里、排水路總長六千多公里(足夠繞台灣13圈);為了維持高效率灌溉,還必須造分水門、給水門、放水門、溢洪道、水路橋、步道橋、暗渠、防潮堤防等等附屬建物。這個亞洲第一大規模的灌溉工程,花費了悠悠10年。
 
從1920年八田一家來到烏山頭居住,八田技師與外代樹夫婦的八名子女中有四女一男在這裡出生。水庫完工之後他們一度離開,卻因為命運而有了戲劇化的結局。受到重用的八田技師繼續投入其他土木工程,於1942年搭乘大洋丸郵輪前往菲律賓調查開發,當時太平洋戰爭已經爆發,大洋丸被美軍潛艦擊沈,八田與一的遺體隨潮流漂回日本,火化之後運回台灣;他的葬禮是在台北舉行的。痛失丈夫的外代樹為了躲避盟軍空襲,帶著較小的孩子從台北疏散到烏山頭避難;1945日本宣佈戰敗,在台灣的日本人必須被遣送回國,終於讓外代樹崩潰,她穿著有八田家紋的和服跳下烏山頭水庫放水口,死時僅45歲。
 
嘉南平原的農民為八田夫婦哀悼,也希望他們可以安靜地長眠烏山頭,嘉南農田水利會在八田技師銅像後方建造了日式的花崗石墓碑來紀念他們,這麼多年過去,這對異鄉人的墳墓被照料得很好,每逢祭日總有台灣人來祭拜。根據為八田與一作傳的古川勝三研究,戰後日本人的銅像都被拆除破壞,唯獨八田與一這座沒有台座,直接坐在地上的生動形象幾經台灣人保護看守,成了唯一留存的日本人銅像。
歷史建築  愛無國界
 
沿著烏山頭水庫大壩旁邊的「香榭大道」,有八田與一親手種植的一排南洋櫻,遊客可以順路參觀舊送水站、八田技師紀念室、八田銅像、老火車頭展示等,瞭解烏山頭水利的歷史,還可以闔家享受親水公園的遊樂設施。而最新落成的「八田與一紀念園區」則讓烏山頭風景區更加有了故事的厚度,曾在這裡生活、奉獻過的人們,因為歷史建築的修復而變得立體起來。
 
八田與一知道嘉南大圳會是極為繁重的工程,因此在開工之前就為員工興建宿舍,希望大家能更安定地在當時荒煙蔓草疾病叢生的惡劣環境中工作。烏山頭地區共興建了約68棟建築物,可以容納兩百多戶人家,除了眷舍,還有民生設施與公共空間如學校、販賣部、網球場、醫務所、公共浴室等,發展成一個麻雀雖小但功能齊全的聚落。根據耆老回憶,八田與一在烏山頭上千人的下屬中不擺長官架子,也沒有穿過一天西裝,總以技術者自居,並為勞動者設想而未曾歧視台灣人,喜歡下圍棋和打麻將的他甚至默許工人賭博。看到大家不喜歡服用預防瘧疾的奎寧,還會不厭其煩的一家一家拜訪,看著員工把藥丸吃下去。
 
八田與一受到愛戴,不僅只是因為他做的事造福大眾,也因為他的為人。不論身為台灣人或日本人,值得傳頌的故事,我們有義務要讓它被聽見,復原歷史建築就是很好的方式。
 
「八田與一紀念園區」曾是烏山頭宿舍的一部分,根據資料,宿舍群以烏山頭出張所為中心,呈現高階至低階的分布;八田技師故居等周圍8棟建築是位階較高的主要技師所居住,北列的4棟全部倒塌,南列的八田故居後來只剩部分地基,故居東邊的兩棟宿舍戰後一直作為水利會職員的宿舍,西邊的一棟也分配給水利會課長級職員居住,最後一批居民一直住到2009年才遷離。
 
2009年觀光局西拉雅國家風景區管理處開始了園區修復工程,遴選出中冶環境造形顧問有限公司擔任規劃及設計監造。為達到「如期如質、原汁原味」的期許,規劃單位並遠赴日本石川縣金澤市考據,訪問了八田與一的家屬。前台南縣政府於2009年12月21日將故居群公告為歷史建築,讓修復工作得到更多重視與資源。
 
烏山頭宿舍的原始建築及相關設施於1921年間完工,宿舍形式有獨棟型、雙拼型、四連棟與八連棟型式,建設當時需要在短時間內提供大量房舍,於是在建築工法上採取權宜之計,如施作名為「太鼓落」的省略工法,將原木作兩面或三面切削用以取代角材,以求縮短工期,但這卻是技法熟練的木匠才能施作,在台灣日式建築中頗為罕見。宿舍修建期間並引進日本傳統木匠技術,務求展現精準的原貌。
 
完成修復的的建築共有4棟,依序是市川及田中宅、八田宅、赤堀宅、阿部宅。園區採總量管制每月輪流開放一間讓遊客參觀內部。市川及田中宅是雙拼型,提供兩戶家庭居住,戰後成為水利會課長級的宿舍。
 
八田宅屬獨棟型,但西側因配合職務升等另外增建「洋間」作為八田技師的書房,是與其他住宅不同之處。北側庭院還有池塘,裝飾的石燈籠是當時的原件。中冶團隊的郭中端與堀辶入建築師曾訪談八田後代來與舊照片和歷史資料比對,當年水庫完工後八田一家就遷居台北,故居轉為俱樂部使用,僅保留書房作為八田技師回來視察時的臨時住所,但是後來外代樹帶著孩子從台北又疏散來台南時,一家人也是住在書房中(當時宿舍已有別的家庭入住,所以住了不止一戶人家);這個日式住宅中的洋風房間,反而是讓八田小姐們印象最深刻的回憶。
 八田宅隔壁的赤堀宅由後來的烏山頭出張所所長赤堀信一入住,赤堀家的長女與八田家的長子晃夫青梅竹馬,後來成為八田家的長媳。阿部宅則是獨棟宿舍的原型,堰堤係長阿部貞壽曾住在此棟,他後來接任八田技師的職位擔任出張所所長。由於和式建築以木構為主,但原始建築多已毀損,以至於可使用的原建材不多,修建過程將舊木料集中用於赤堀宅,於門窗等處可見結合新舊建材的工法,是用心細膩之處。
 
連木材都不夠,別說是家具了,但是整修好的故居裡卻有著一百年前的生活樣式,這又是一項立意良善的行動——園區內的日式家具由日本北國新聞社與「仰慕八田技師夫妻及台灣友好會」共同與日本當地募集,日本人與媒體界也紛紛關心這項修復紀念活動,募集了上百件八田與一家鄉風格的桌椅櫥櫃、瓷器等等,這些物件有的在日本也已經是珍貴的古董,雖然不是八田家使用過的原件,但意義卻更為深刻。
 
「八田與一紀念園區」從展示設計看,是成功營造了多元資源整合的魅力,然而它之所以能如此觸動人心,是我們從中看見了人情。
 
Data
交通部觀光局西拉雅國家風景區管理處網站:http://www.siraya-nsa.gov.tw/
八田與一紀念園區:台南市官田區嘉南村66號。電話:06-6982103。
烏山頭風景區:台南市官田區嘉南村68-2號。

(本文發表於「創意城鄉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