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 Tender

關於部落格
善待自己、感受生活、細讀值得注視的我城……
@讀書寫字小館
  • 4854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雲南元陽梯田 靠着照片傳頌的文化遺產

中國以農業立國,但在如此廣大的疆域之中,梯田的農耕形式只在西南高原地區較為常見。西藏的高海拔已經不適合水稻生長,四川、貴州、廣西雖然有大片梯田,但多半分佈在丘陵和部分山區,像雲南這樣海拔跨距超過2000公尺的壯觀梯田景象已是舉世少見。親眼目睹如同天梯一般的水田,真會被人與自然相處的那份竭盡心力感動——老天造山,農人造田,不論山有多高,都有一方安身立命之地。

雲南全省的山地面積高達94%,幾乎沒有利於耕作的平原,但東南低海拔地區同時有熱帶及亞熱帶氣候,尤其以紅河南岸哈尼族聚居的地區降雨豐富,加上自隋唐時期便移居到此的哈尼族先民不斷開墾繁衍,傳承出最適合此地的農事法則與生活方式,千百年來便形成了全國最發達的梯田。綿延紅河南岸的哈尼族梯田分佈於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境內的紅河、元陽、綠春及金平等縣,以元陽縣為核心區。

元陽梯田近年來和羅平油菜花成為滇東南旅遊行程的兩大特色景點,每年二至三月會有為期8到12天的旅遊團絡繹於途,這種以攝影為主題的旅遊產品能在中國、台灣和香港的旅遊市場以同樣的行程包裝販售,也是很特殊的現象。在元陽及中國最大的油菜產地羅平縣(種植面積達20萬畝),只要是適合攝影取景的地點,總是會看到一群群的攝影愛好者專程前來獵取美景;羅平縣為推廣旅遊,在每年花期舉辦「羅平油菜花文化旅遊節」也已連續舉辦幾年。不論在專業或業餘攝影師的圈子裡,前往雲南羅平和元陽盡管路途不算輕鬆,卻已經是必訪之地;大家立好腳架等待日出或日落時,身邊討論的攝影話題南腔北調都有,也是有趣之處。
 
許多國內外遊客會被滇東南的美景吸引進而到此一遊,起因可能正是在網路上看到攝影師們分享的一張張照片。事實上,有上千年歷史的元陽梯田從不為外人所知到成為國際景點、並被列入申請UNESCO世界文化遺產的候補名單,可以說也是從一張傳播到國際的照片開始的。
一位法國攝影師楊.拉瑪據說看到一張登在報紙上的梯田照片而來到元陽,被壯觀的梯田所震懾,拍回了許多照片,但卻意猶未盡;從事獨立電影製片工作的他在1993年帶著劇組再度踏上哀牢山,花一個多月的時間拍攝了一部介紹元陽梯田和哈尼文化的紀錄片,楊.拉瑪將作品題名為《山的雕塑家》。元陽梯田的照片被帶回法國的報刊發表,當年就被譽為「1993年新發現的世界七大人文景觀」,相繼在國家地理雜誌刊登的照片和公開放映的紀錄片讓國際媒體聚焦元陽,這片未曾被報導過的人文奇景引起了注目,學術組織也研究起哈尼梯田,到199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便開始了對哈尼梯田的考察。
 
這種從國外紅回來的模式,不免讓人想起上一次雲南受到世界關注,是因為一本小說。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的《失去的地平線》出版後,全世界的讀者開始尋找書中那美好的「香格里拉」在哪裡,小說後來被改編為電影讓香格里拉熱潮持續長達半個世紀,雖然跟現在的讀者已經有一段距離,但想想哈利波特或大長今帶起的旅遊熱潮,當時的盛況也不難想像。喜馬拉雅山脈周邊有幾處地方都覺得書中香格里拉所描寫的正是自家風景,也發現其中的商業潛力,爭相宣佈這裡就是香格里拉,同時也吸引來許多的旅客;2001年雲南迪慶藏族自治州首府中甸乾脆正式易名為香格里拉,讓世界各地的遊客不必再追尋,理想中的世外桃源已經在地圖上被定位了。
 
這樣看來,先提問「這麼美的梯田在哪裡?」的是外國媒體,好像也不用奇怪了,畢竟對生活在其中的當地人來說,梯田的光影線條雖美,早已是看慣的風景,大家關心的還是收成好不好。「山高皇帝遠」的雲南自古就不在中原關注的範圍,然而豐富的大自然景觀,加上26個少數民族在長期與外界阻隔的生活方式中,保有了自己獨特的文化、生命態度、婚喪習俗等等,在今天都成了旅行者趨之若鶩的原因。雲南不但是國民旅遊重鎮,還是外國旅客青睞之地,數據顯示,雲南民航在2012年的外國人入境數量為全國第八位。或許像香格里拉或元陽梯田這樣有著戲劇化發現過程的例子,往後還會再度出現呢。
 
梯田完整生態圈 哈尼族的智慧
 
哈尼族梯田曾被中國國家林業局批准為國家濕地公園,被聯合國糧食組織列為全球重要農業遺產,光是元陽縣的19萬畝梯田就養育着38.6萬農業人口,高山上的6400多公顷森林至今仍供給全縣的生活用水與農田用水,這是一個由森林、村寨、梯田、河流立體共構的生態環境,環環相扣的良性循環讓高山成為良田。簡單地說,哀牢山有「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的自然條件,紅河河谷的水蒸氣在峽谷中上升後,成為雲霧和降雨再被高山森林吸收,位於村寨上方的森林涵納的泉水為居民和下方的梯田提供天然水源,沿著數千條水道和溝渠,由上而下流入一階階的梯田形成自流灌溉網絡,最後流回溪谷。如此往復循環,水不虞匱乏,並被充分利用。
 
由於水源與農田的水分管理是如此重要,哈尼人非常尊重森林、保護環境,並且對於用水制度有著代代相傳的嚴謹規範,在田間可以見到的「分水木刻」和「分水石」就是用來分配水量的設施,經常是傳了好幾代的運作規範。
 
元陽縣的最低海拔144公尺,最高海拔2939.6公尺,梯田坡度在15度至75度之間。梯田的級數可以多達4000級,小的面積可能只有桌面大小,然而它們全都可以藉自然之力灌滿田水,換句話說,每塊田都是個小水塘,它們組成了一個巨大的立體水庫。梯田不但養活了哈尼人,做到了水土保持,還是豐富的生態圈,除了農作物,你還可能看見魚跳田!梯田裡的浮萍、水芹菜、水芋頭、青苔等等水生植物有的可以用來養鴨餵豬,黃鱔、泥鰍和田螺、蜻蜓則豐富了生物多樣性,顯示生態環境在經歷千年的密集耕作後還維持著優良狀態,不禁讓人佩服哈尼人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的生存智慧。
 
哈尼梯田被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後,管理單位也開始就申報的核心保護區元陽梯田做景區規劃。目前將元陽劃分出三大景區:老虎嘴景區包括勐品、硐浦、阿勐控、保山寨等近6000畝梯田,多依樹景區包括多依樹、愛春、大瓦遮等上萬畝梯田,垻達景區則包括箐口、全福庄、麻栗寨、主魯等14000多畝的梯田。旅遊設施主要為觀景台,而且多是讓遊客站在高角度俯瞰梯田,並未真正走入村寨或梯田中,對環境的影響也較小,唯獨對想進一步親近哈尼生活的旅客來說,還沒有適合的路徑。單光是這樣,三個景區用木棧道搭好的觀景台每天日出日落時分都站滿了攝影發燒友,竟也像呼應梯田般地壯觀了。
 
2013正式申遺 元陽可能一夕家喻戶曉
 
關於哈尼梯田的申遺過程,已經歷時超過十年。雖然UNESCO每年八月都會公佈新的世界遺產名單,但是要加入這個行列,必須先進入候選名單——按照《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Convention 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the World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的規定,列入UNESCO的「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預備名單」是先決條件。文明古國中國於1985年才加入締約國,截至2012年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共有43項,為申報中國世界遺產,目前由國家文物局主事,修訂「中國世界遺產預備名單」。這份名單從1996年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遞交後,已修訂過三個版本,最新一版於2012年11月17日正式公布。
 
哈尼梯田其實一直在預備名單之中,早在2004年6月在蘇州召開的第28屆世界遺產委員會議上,也已被世界遺產中心受理為當年申報的5個項目之一。但由於「申遺熱」(由於世界遺產的名號能夠為該地帶來可觀的經濟利益與榮譽,各會員國爭先推舉,但有申報國複數入選或小會員國一直沒申報成功的情形)的影響,委員會2001年作出了平衡原則,限制每年提名數量為30個,而每國每年只能有一項入選。這導致了申報大國中國的預備名單一直在排隊。2004年蘇州會議增加提名總數為45個,每國可提名一項自然遺產與一項文化遺產。元陽梯田在預備名單的行列中等了這麼久,終於被國家文物局列入2012~2013年正式申遺的候選名單。
 
維護管理元陽景區的世博元陽公司從2001年就開始操辦申遺的業務,該公司表示已經準備完成,就等待聯合國專家的審評。如果有好的結果,元陽梯田很可能在今年打開更大的知名度,想在觀景台看日出,恐怕得準備睡袋了啊。
(本文發表於「活動平台」雜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