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善待自己、感受生活、細讀值得注視的我城……
@讀書寫字小館
  • 4938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誰把陳進「格放」了?!

陳進(1907─1998)是近代台灣美術史上重要的女性畫家,北美館共收藏了5件作品,其中兩件為她1935年之作:一為1988年入館藏的《悠閒》、一為2009年2月入館藏的《手風琴》,這兩幅畫作皆以陳進大姐陳新為模特兒,兼容古典優雅氣質與摩登時尚之美感,呈現陳進精緻優雅的畫風。北美館也是目前台灣唯一保有陳進1930年代傑作的公立收藏單位。 陳進出身於新竹香山望族,1925年入東京女子美術學校日本畫科,專攻東洋畫,是日治時期第一批接受新式教育的女性知識份子,作品入選台展、府展、日本帝展,為當時台灣畫界翹楚。20歲時與林玉山、郭雪湖同時入選首屆台展,一時譽為「台展三少年」。《悠閒》作於1935年,很可能為參加帝展而創作,巧合的是,該年帝展停辦,否則這幅傑出畫作絕對會脫穎而出,在文獻中留下記錄(參展作品照片),也就不會在今天造成懸念。 懸念正是這個故事有趣的部份。兩相比較修復前後的畫面,寬差8.2公分、長度差到16公分之多,我們一直以來看到的畫面,就像被「格放」了一樣,雖說二者構圖孰優孰劣見仁見智,但是這個因為要修畫而拆開畫框後的發現,卻像一個驚喜的禮物。
裱框側面和背後折入處的絹布,展開之後露出被隱藏至少20多年的部份:畫面兩側床幃和右側金色帳鉤更為完整,上方多出原來完全看不到的頂帳流蘇(很可愛的彩色),下方床腳踏階和右下方痰盂也露出更多。這讓人更為好奇!明明已經畫好了(金鉤和痰盂上的色彩堆疊非常精緻),是誰?又為何把這部份裱進框裡?難道是大家都會用的藉口「手民之誤」嗎?或者作品於1988年陳進家人要把畫作賣給北美館收藏時,已經經過某種修整? 當時的陳進已經80多歲,10年之後去世,我很想知道,當她或家人要將年輕時的代表作交由美術館這種在作者離世多年之後,作品仍會展示在公眾面前的「通路」,會作怎樣的考量?80歲的陳進會把20幾歲時的作品格放嗎? 誰弄的?是個有趣的問題。20多年來沒有呈現在觀者面前的部份,要怎麼在沒辦法問明創作者意願的情況下展出?也很有趣。陳進沒辦法跳出來怪北美館典藏組多事;一般人的標準,覺得真實比隱藏有價值,加上的確也沒人敢說哪個構圖比較好,所以原畫經過一年的修復,以152 x 169.2cm(修復前136 x 161cm)呈現了。 《悠閒》的新增還原畫面以及原畫意的修復重點有: 1.補絹作業:新增的隱藏畫面因長年的凹折於框架內,以及原本受裁切之因,畫意四周並不方整。因此為了方整畫心以及補彩,須選用接近原本的繪畫絹布組織原料進行補絹作業。 2.顏料補彩:顏料層所剝落缺失的部分,採用同性質的膠彩顏料,與當時年代的畫工技法,以最接近原畫意的復原補彩。但原凹折隱藏的框架的絹布畫面,因前人使用白膠黏著於木框架上,而導致變硬或變色的部分,則保留原狀,不勉強以化學藥劑清洗,以免傷害顏料層,等待日後有更新的材料或修復技術時再行處理。 3.新製裱框:為使畫意不彎折貼邊,先用內框覆蓋方整後的畫面,後在正面襯上日本進口0.5cm壓克力板以保護作品,然後再裝外框。為考慮搬動與掛放展示的安全,所有材料與內外框,皆盡可能採輕量材質。 4.底板:運用日本傳統6層底紙的裱拓方式分隔畫絹及背板,前為0.5cm壓克力板,後為0.5cm中空導流版為底部背板,讓內部空間具空氣對流作用,使畫作得以長期保存而不易變形。 原來入館時的畫框,則裱入數位版修復前的樣貌,預計在明年正式展出時可以作為對照。到時候,去看看這位斜躺在漂亮床榻上看書的美人吧。不管哪個版本,優雅都是滿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