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善待自己、感受生活、細讀值得注視的我城……
@讀書寫字小館
  • 496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活裡的旅行 康青龍漫步

永康街之所以有聚集觀光客的吸引力,鼎泰豐和永康冰館(現為永康15)是兩大功臣。鼎泰豐前的騎樓總有候位的日本遊客在拍紀念照,即使我十次經過可能只進去吃一次,鼎泰豐都是我心目中最有價值的台灣品牌,它讓我的城市多了一個外地遊客必訪的朝聖地。穿過散發著朝聖興奮的人群,我也被感染那種旅行的快樂,事實上,旅行不在乎地點,而是一種心情狀態。 遇見開普敦的茱麗 麗水街8號的「成家家居」、永康街老店「游藝舖」裡常能發現很討喜的物件,就像世界各地總會引人流連的在地風格小店。我曾在開普敦時逛進其中一家,覺得架上商品怎麼全都很贊,正跟朋友討論,老闆出聲問我是不是台灣來的?原來店主茱麗曾經來台灣住過幾年,在科見美語當英文老師,她回憶起要回國時學生為她送別的溫暖,我則是捧回一隻陶瓷河馬,想著有一天再訪非洲,要去看動物大遷徙。非洲原野之旅至今尚未成行,但是像遇見茱麗這樣的邂逅卻經常在生活中發生。 成家家居、雲彩軒或彰藝坊中可以找到很台灣情調的雜貨,源自生活的創意、公道的價格,即使是在地人都想要收藏,更別提對日本旅客有多大的吸引力了。走到永康公園,人潮漸漸疏散,互相連通的金華街巷子、信義路198巷,都是適宜散步的路徑。地址在新生南路二段30巷的「地球樹」其實很靠近永康街,他們的商品則是遠從孟加拉、祕魯等地而來,小東西背後都有身世。地球樹的店主因緣巧合受到日本公平貿易團體People Tree和Nepali Bazaro的啟發,決定在台灣開一家專賣公平貿易商品的店舖,姑且不論其中的經濟概念,光是以天然材質手工製作的商品,就會有一種溫暖體貼,它會拉近消費者與製造者的距離,帶來多一點點的滿足。
Tea or Coffee的慢調悠閒 這一區散布著許多咖啡館和品茶空間,有的位在二樓,經常有熟客固定報到,包括我們熟悉的當代作家。永康公園旁的「回留」是家蔬食茶藝館,胡筱貞和美籍丈夫經營了20年了,食器多半是店主親手燒製的陶器,樸拙有味,餐飲則使用自然農法耕種的當令食材,是很有心的店家。室內長窗邊是最好的位子。 永康街31巷20-2號的「冶堂」成立於1985年,算是茶主人何健的工作室。「招牌」完全不明顯,雖然大門總是敞開著,可能因為嗅不到「店」的氣息,跟商圈中生意很好的茶莊茶行迥然不同。走進冶堂,就像走進客廳,可以簡單地感受一杯茶、選購何健以他的眼光精選的茶葉、茶具,也歡迎來聊茶。對何健來說,茶是一種生活方式,他樂在其中的同時不能滿足於把茶當成商品銷售,所以完全不會看到價目表的冶堂,說穿了是在賺生活。5月初剛巧春茶上市,可以來喝一杯高山烏龍。 康青龍街區同時有不少咖啡館,如靜巷中的「烘焙者」、「黑潮」、「學校咖啡」等,你獨沽一味也好,每次都換家店坐坐,享受不同的空間氛圍但同樣有所堅持的咖啡,應該都不會失望,只是走在這些巷子裡,不免希望這個文教住宅區不要變化太大。青田街這樣的地段,只要有新建案,絕對是豪宅,但是新房子設計得再漂亮,值錢的還是低密度啊,尤其是對我這種路人市民來說,除非找隈研吾來蓋,否則還是維持那矮公寓高度的天際線吧。新生國小周邊路樹樹種豐富,好天氣帶著圖鑑來對照,會很有趣。 美食匯萃 豐儉皆宜 有超級集客的鼎泰豐,還只是台北美食地圖上的一個點而已,從這裡要玩美食連連看,幾乎所有類型的餐館都找得到,點心類就還有高記、點水樓、金雞園,西餐有老字號的長春藤,近年來的人氣餐廳乾杯Bar、Alleycat’s都在這裡有分店,牛肉麵店和異國美食也有一定勢力,往南過和平東路,龍泉街師大夜市就更熱鬧了。 潮州街的「樂朋小館」,外觀很像法國或瑞士小城街上的館子,其實賣的是台灣傳統鵝肉料理──高雄仁武「橋邊鵝肉店」的第二代換了個名字和經營方式,法文店名Le Pont就是橋。曾經留學法國的老闆這樣賣鹹水鵝和燻鵝肉,也算是獨具風格。 在師大路93巷開了20幾年的「中西美食」是美式家庭餐廳,我最喜歡它的一點,是全天供應超多選擇的Brunch(別像鼎泰豐的湯包啊,不早去就吃不到)。師大附近很多外籍人士,老奶奶風味的簡餐常是他們在異鄉充電的力量。旁邊的甜點屋「My Sweetie Pie」跟中西美食是同一個老闆,有讓人開心的手工蛋糕。
這個結合商圈與生活的街區,不論早晨或夜晚都能享受逛街和尋找美食的樂趣,大可以從任一處開始,逛到金雞園和它斜對面的太興燒臘想外帶晚餐回家,也可以就此打道回府。就怕你一吃上癮,每到傍晚想起芝麻酥餅或淋了滷汁的大豆干,就覺得該離開座位去散步。 老實說,這裡有些很熟的店我反而很少去,原因是它們開得太久了,像1989年開的「布拉格」咖啡館到現在也沒什麼變,「Blue Note」更是有37年了(蔡爸都沒老啊)!我的學生時代,一部份在這裡。正因為它在記憶裡有一定的地位,現在還維持原樣地開著,溫暖的同時也有點殘酷,畢竟我還記得的那段喝黑啤酒配烤魚干的對話,永遠不會再現。幾年來過門不入,我最近很想念Blue Note──這家全台灣的爵士樂迷都知道的老地方。哪天鼓起勇氣進去坐下,點個別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