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 Tender

關於部落格
善待自己、感受生活、細讀值得注視的我城……
@讀書寫字小館
  • 4854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北故宮

當硃筆密旨與臣子奏摺都被原原本本攤開的時候,懸念反而消失了,因為只有君知、臣知的事,如今人人可見,甚至已經數位化供人隨時檢索查詢,事關皇帝隱私的懸案後來到底如何,已經不用追究,畢竟那些從木箱裡拿出來的文物,有太多太多說不完的祕密與故事。 自1933年開始,橫越數萬里的文物大遷移,本身就是一個傳奇,尤其當我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如羅浮宮、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等看到原屬於中華文化的文物時,更是對傳世之寶的易主更迭心有所感──我們再也無法得知末代皇帝溥儀曾賞賜賣出多少國寶、更不知道有多少盜賣者讓文物流離;相反地,北平故宮院藏精品當年因避戰裝箱離院,沒想到竟是長達四十年的輾轉,在幾乎無政府的混亂條件下只有少得可憐的人力負責保護運送,卻宛如天佑一般躲過轟炸,更令人意外的,是國寶並未因亂而落入私人之手。當我在紀錄片中看到故宮目前仍收藏在山洞庫房的那些裝運的木箱,我幾乎無法想像那些脆弱的封條裡用稻草、榖殼和泛黃的棉花包裹的稀世奇珍,居然沒有一件因遷移而受損!這當中又能有多少人性的考驗? 故宮運抵台灣的2972箱文物,僅是南遷文物的四分之一,但多為精品,不僅數量龐大,品類也很豐富,可分為銅器、瓷器、玉器、漆器、琺瑯器、雕刻、文具、印拓、錢幣、繪畫、法書、法帖、絲繡、成扇、善本書籍、清宮檔案文獻、滿蒙藏文文獻,以及包括法器、服飾、鼻煙壺在內的雜項等類別。藏品數量經過多年來接受捐贈及購藏,台北故宮更達到今日典藏超過65萬件的規模,在保存、維護、研究、展示上亦成果豐碩,成為世界級的博物館。 除了北平故宮部分南遷文物,中研院史語所、中央圖書館及中央博物院的文物精品也一起運到台灣,三機構的文物與人員合併,並在台中縣霧峰鄉北溝覓地建築庫房,後來選在台北外雙溪興建故宮博物院。以當年百事待興的台灣財力,一座博物館豈是說蓋就能成?傳說當時美國洛克斐勒基金會曾提議出資幫台北蓋故宮,條件呢?只要用一件汝窯來換。 我們當然沒有答應,1965年台北外雙溪新館竣工,同年11月12日揭幕,中國宮殿式建築的正館樓高四層,綠瓦黃脊穩重堂皇的建築背倚外雙溪碧綠山勢,地底則運用天然地形建築了山洞庫房,當年的工程花費是6千萬──換算為今天的幣值,約是新台幣84億元。你也可以說,如果汝窯有價,一件就值84億! 故宮建築自開展以來已歷經五期擴建,不斷地往一個現代博物館邁進。1984年,第三期擴建工程故宮新建行政大樓啟用;正館陳列室加大,庫房和展場都建立恆溫、恆溼、防火、防潮、防震、防盜等措施,又仿乾隆養心殿西室書齋於正館設「三希堂」。1985年,仿宋明庭園設「至善園」。最新的一次擴建於2007年完工開展,正館從入口開始氣象一新,人車分流的設計讓參觀團體能更順暢地入館,一樓和地下一樓雙大廳用書法天窗連結,開闊而明亮;一、二、三層為展覽陳列空間,四樓為重新設計的休憩茶座「三希堂」。
 
 我從小學開始便是個故宮的訪客,所以頗能感受到她在新世紀的蛻變,這個更具親和力的時尚故宮正逐步展現整體形象的新風貌,除了硬體設備,故宮並持續推動「數位典藏」、「數位博物館」以及「數位學習」等計畫,營造一個無牆博物館。這個結合科技與人文的龐大計畫,是我們這一代人對寶藏人類文明菁華的誠意。 典藏與傳承 博物館的功能不只在展示,保存維護與學術研究同樣重要,更別說有65萬件藏品的故宮,依照目前能展示3000件的空間容量,展品即使都不重複,也得108年才能全部展示一遍,大部分的收藏是我們終其一生都不可能得見的。就拿知名度最高的翠玉白菜來說吧,故宮其實收藏了三顆翠玉白菜,但除了常設展出的那一件,其他兩件都收藏在庫房中。這一方面突顯了庫房的重要,也令人更期待故宮文物數位典藏工程,能讓無緣親見的國寶不再淹沒在倉庫裡。 故宮庫房主要有器物處山洞庫房、書畫庫房和圖書文獻處庫房,山洞庫房挖在山壁中,利用天然地形防盜,與正館地下室相連。收藏文物的方式則一直在進步,從木箱到鐵箱,在到依有機質與無機質區分設定最佳濕度與溫度,並嚴格防止光害。恆溫恆溼的文物櫃目前仍依照北平故宮的舊制,依「箱-屜-號」的方式來編號。書畫文獻亦依舊制以函套盛裝,收藏在經過防蟲處理的樟木櫃中。進入庫房與提件有一定的程序,有資格進故宮庫房的人寥寥可數,因為這十二萬分的謹慎,台北故宮的失竊率是零。 故宮怎麼看? 我個人的建議是,從特展看起,尤其不能錯過的是書畫!故宮常設展的展品約1500件,兩年輪換一次,毛公鼎、翠玉白菜、唐朝仕女俑等大概一定能看到,但會遇上怎樣的特展,真就像這輩子是否能看到哈雷彗星一樣,說不定是此生僅有的機會!故宮一樓103、104室是圖書文獻專題展,展件每三個月更換,善本書、古輿圖或前文提到的清代奏摺會輪流依主題在此輪展。二樓則是書畫展室,由於許多展件是限展作品──以保護文物為前提,每隔三年才能展出一次,每次不能超過40天;所以每次一有這樣的特展,就是我往故宮跑的時候。 寫於西元1000年的卷軸,展開的是何等宛轉的時光 台北故宮的「大觀─北宋書畫、汝窯、宋版圖書特展」就是博物館界有史以來難得一見的盛大展覽,完整呈現國寶級的北宋文物,同時向美國、英國、日本博物館及大陸文物局商借部分重要作品。展覽主題分別為北宋書畫、北宋汝窯以及宋版圖書特展,三項展覽的選件均為舉世聞名的重要收藏,以往從未在同一時間完整展出。 在存世的北宋(西元960-1127)書畫已十分稀少的情況下,能夠在同一時間見到70多件繪畫及書法,是有史以來第一次,為保護這些珍貴的千年古物,將來可能也難再有相同份量的展出。〈萬壑松風圖〉(作於1124年)是我個人最喜歡的故宮館藏之一,我知道它並不常出來見客,當看到它和范寬的〈谿山行旅〉(約1000)與郭熙的〈早春圖〉(1072)並列展出的時候,只覺得自己真是太幸運了,好想到士林捷運站廣播「請大家立刻到故宮看畫!」。 〈谿山行旅圖〉和〈萬壑松風圖〉的真蹟經過千年歲月已經變得很暗,以我的眼力,幾乎無法辨認出山中小徑那個戴著斗笠的人;原來應該是青綠的顏色,看起來也融入不同層次的墨色了。站在一人高的〈萬壑松風〉畫幅之前,以絹本原色留白的虛寫雲海雖然已經不白了,卻仍舊在飄渺著;山澗潺潺、微風穿過蒼勁的山石與松樹林,很奇妙地,還是讓人感覺到了。 每幅卷軸裡,都有說不完的故事 中國的繪畫創作大約就是在北宋時期發展至成熟階段,而書法方面則是更早在唐代便臻於極盛,到了北宋文人書家的參與,更發展出貼近書寫者內心的藝術形式。以蘇軾的〈寒食帖〉為例,最能說明這種風格。 「大觀」展將蘇軾的〈寒食帖〉和〈前赤壁賦〉安排在同一間展室中展出,對照著看,就能發覺行氣的明顯不同,而造成這不同的,就是東坡作此詩時的心情了。黃州寒食詩是又苦又冷的,然而這麼一首悲涼的詩卻被公認為書帖中的絕代之珍,正是因為東坡的用筆節奏和行氣讓所有看到這幅字的人不僅讀了一首寥落的自述詩,也宛如看到了那個書寫過程與情緒起伏。 短短的兩首詩,後面接了長好幾倍的題跋,這也是史上名作的共同特色吧。〈寒食帖〉的後人增跋也有可看之處,首先是同道之人黃庭堅的讚美,說假使讓東坡再寫一次,也未必能寫成這樣。此話一點不酸,相信東坡本人也會同意。再往後的跋,則述說了〈寒食帖〉的旅程──乾隆年間物歸禁宮,到咸豐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此卷逃過一劫流落民間,曾經以六千和六萬的價錢被買賣等等。約寫於1082年的一張紙,可以容納多少故事啊! 「雨過天青雲破處」的無價 大觀特展在去年吸引了許多中外遊客,其中最有集客力的關鍵,就因為汝窯精品盡出!北宋汝窯瓷器,以溫潤典雅的天青釉聞名,被稱為青瓷之魁,但是燒製時期不長,傳世品極少,歷代視為稀世珍寶,目前全世界僅存約七十件,其中有二十一件收藏於故宮,堪稱世界之最。想想看,隨便用其中一隻就能換一整座故宮建築!平時如「青瓷蓮花式溫碗」便是故宮瓷器展品中的重要代表作,而大觀展則是首度全數展出;不僅是故宮館藏,還配合展覽特別向英國倫敦大學大衛德基金會、日本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和大陸河南文物局商借北宋汝窯、高麗青瓷和考古出土的標本、窯具和破片,一起規劃展出。連故宮職員都說,這輩子恐怕看不到第二次。 汝窯瓷器是十二世紀早期的作品,不僅造型雅緻以今日眼光看仍然肥瘦濃淡無懈可擊,最特別的還是那「雨過天青雲破處」的釉色──藍中帶綠又曖曖含著粉色光澤。我必須承認,雖然一件就價值連城,一次看到20件,我還是不免留連在展櫃前比較高下,其實我最喜歡哪一隻哪裡要緊,再過三輩子我也不可能像清朝皇帝一樣,放一個在書架上、或者拿它來裝點心吃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